更开放   更紧密  更具影响力
《民航管理》杂志社旗下网站

读《蒋勋讲唐诗》有感

2017-11-17 15:56:41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:赵玲、石同栓 阅读:

  “我醉欲眠卿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”——这是李白和幽人喝到酩酊大醉、酒酣耳熟状态时说的话,其意是:我喝醉了想要睡觉,你可以走了。召之即来、挥之即去,言语是那么的随心所欲、不拘礼节。蒋勋说人年轻时一定要好好爱一次李白,大概在现实中我们受到的礼教、束缚太多,才会喜欢这样洒脱、随性、奔放、自负的李白。在读《蒋勋说唐诗》的过程中,李白、杜甫、王维这些伟大的诗人形象在脑海中慢慢变得生动、活泼,呼之欲出。他的解读源于生活,贴近自然,讲述了自己心中精彩的诗篇和优秀的唐诗人。从文学到美学,从李白的开阔叛逆到杜甫的人道主义精神,从王维的山水诗到中晚唐时期的白居易和李商隐,解读充满诗韵、充满禅机,娓娓道来。

  书中以《春江花月夜》开篇,每一个句子都讲的那么美,使人恨不得刻在记忆里,而蒋勋却说:希望大家读过这首诗一走出去就忘掉,把它忘得干干净净,有一天,你不要盼它,她就会回来。她会变成你生命的一个部分,躲在角落里,忽然告诉你“江天一色无纤尘”——也许在希腊,也许在高雄,你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刻等着你。

  李白被称为诗仙。仙人是不看人间疾苦的,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”他喝酒都自己一个人喝,孤独自负,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喝高兴了五花马、千金裘都拿出来当掉、换钱酒喝,这么的豪气,他都不肯遵守人间规矩,天天泡在酒楼喝酒、挥霍。然而在李白眼睛看着天上想要成为仙人的同时,杜甫则处处看到民间疾苦: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他的叙事诗充满人道主义关怀,他总是在讲如何体恤穷人、关怀社会,他的诗句在格律上也非常规矩严谨,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—— 对仗工整严格,对文字语言的掌握极其惊人。而李白在创作上就很天马行空,《蜀道难》上来就是“噫吁嚱”,用现在的话讲就三个字“啊!啊!啊!”,绝对够大胆,时任宰相贺知章非常欣赏李白,称他是天上掉下来的奇才,唐玄宗请他为自己和杨贵妃的爱情写诗,于是有了极致浪漫的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”《清平调》。

  李白并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,他不会像杜甫那样活在人间,也绝不会写《石壕吏》这样朴素悲苦的现实描白,他的《将进酒》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,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”,一开始就没有遵守规矩,形式的变化在跟着感情走,空间和时间被拉开,这时李白粗犷豪迈。再看《月下独酌》“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”,我唱歌的时候月亮在慢慢移动,我跳舞的时候影子在地上零乱的动着。“零乱”在这里变成一种苍凉,好像很繁华,可是又很孤独,他以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。作为创作者,李白不断超越自己、突破自己,不同的诗用不同的形式,他可以随意转换角色,写“长相思,摧心肝”哀怨缠绵,写“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”狂妄叛逆,写“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”气度宏大,他的诗出乎天性,几乎没有规则,他写诗是生命最自然的状态,这样的李白天纵英,才华之高无人能及。

  杜甫一辈子都没办法像李白那么潇洒。他的社会性很强,他的诗形式上很规范,情感上很悲苦,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——这些读起来都太沉重、政治色彩太浓,所以大多数人也不太能够懂杜甫。然而,杜甫是很喜欢李白的,他写道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”他羡慕李白的才华盖世,潇洒豪迈;但在生命的两难里,他选择了路边冻死的那些人。李白豪情,杜甫悲悯,他们在生命领域里各自发光,分别抵达了不同的巅峰。不论是诗圣杜甫,还是诗仙李白,他们最终都以不同的生命形态来完成自我。

  那么,人是否可以在仙与圣之间保有李白的干净、孤独、自负,又有杜甫的对人世间的无限宽容?蒋勋说过,年轻时爱李白,中年以后会有杜甫等在那里。或许从青春到迟暮,人生在不经意间就经历了李白、杜甫。

  唐代的诗人特别喜欢与月亮对话,与山对话,与泉水对话,与花对话。通过与大自然的对话,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。苏东坡评价王维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但王维不只是书写田园与山水的诗人,他笔下的田园与山水,同时也是心里的风景。王维一生大起大落,在经历初唐的大繁华时,写出了华丽奢侈的《洛阳女儿行》,“罗帏送上七香车,宝扇迎归九华帐”这是纯粹的贵族文化。当读到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时,空间感被拉开,我们可以试着去感觉宇宙的苍茫、辽阔与精简,那是王维的生命里体验过真正的旷野、大漠。而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,不是讲山水,不是讲风景,而是讲心情,王维的孤独感,在经历了大难后,看到了生命的另一种状态。

  其实,人的所有情绪都可以在古诗中找寻到,诗也可以变成自然环境下很自然的流露。在一个寒冷的冬夜,想到了久未谋面的老友,可以隔空喊话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;当身处秋天的山林时可以吟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来应个景;有一天晚上,皓月当空,可以传一条短讯给异地的恋人“愿逐月华流照君”;与友人告别时可以安慰说“莫愁前路无知己”;也可以在苦闷失意时用李白的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赶走阴霾。

  唐诗这么贴近生活,它离我们真的很近,我们能有的所有情感,一千三百年前的古人一样也没少,甚至更丰富、更细腻、更深情。某一个时刻,突然间它就触动到你内心最柔软的那部分,它可以成为一种安慰人、鼓励人的力量,在茫茫宇宙中,有什么东西是你真正牵挂的,放不下的,因为有生命的牵挂和挂念,才会觉得生命有意义,这大概就是唐诗所表现出的生命状态吧。

相关新闻:
最新图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