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开放   更紧密  更具影响力
《民航管理》杂志社旗下网站

党的光辉

2013-7-23 9:11:25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:商丽 阅读:

  在我的生活里,党员一直是一个光辉神圣的形象。

  我姥爷是名老党员,他做事磊落、性情率直。听妈妈回忆说,饥饿年代,人人走街串巷或卖艺或乞讨混口饭吃。无论是谁敲门,姥爷都会热情迎接,邀其喝杯小酒,聊聊生活的光景,即使酒桌上没有任何下酒菜。因此姥爷结交了很多四面八方、职业各异的朋友。姥爷去世后,饥饿年代早已过去,不时有人登门看望当年的老大哥,或者听从上一辈的嘱托来感谢姥爷。听说姥爷去世了,扶着墙哭两声,扔下点钱,不言语走了。

  我大爷也是名党员,年轻时去越南参加过越战。那可是真枪实弹的战争啊。我问他打仗时有没有害怕,他说每天想得就是怎么用机枪把头顶上敌人的飞机打落下来,没有时间去想害怕。

  我舅舅一直为自己没有机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而懊丧。我哥写《入党申请书》时,请他帮忙修改润色一下。那几天,舅舅一下地干完活就洗洗手趴在桌上虔诚地给哥哥改申请书。最后,不仅给我哥改得满篇飘红,还用毛笔正楷字为自己写了一封厚厚的入党申请书,恳请我哥交给党组织。

  我妈是一位老实巴交、种了半辈庄稼的农家妇女,但她40多年前学的毛主席的诗词现在仍然能倒背如流。至今,母亲有时胸前仍会别上毛主席像章,这在我们年轻人觉得可能不合时宜,但她仍然乐此不疲。我妈不是共产党员,但她多次告诫我和我哥要写《入党申请书》,仿佛写了《入党申请书》就能当党员一样。

  我哥10年前背井离乡、南下参军。在部队里,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军校。部队生活的这些年,他从未向家里要过一分钱,也从未向爸妈抱怨过一句苦或者累。现在,我哥军校毕业,成为一名小小的连长,使我家大门挂上了“光荣军属”的牌子,这是爸妈每每提及最值得骄傲的地方。

  而我,刚参加工作不满三年,自觉思想着实稚嫩,已经听从老一辈的告诫提交了《入党申请书》,慢慢学习领会党的精神。只不过,这不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因为在我的工作中有很多老一辈党员,他们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,将自己的青春和热情奉献给了民航事业、奉献给了中国共产党这一伟大称号,以身体力行让我见识到党员真正的光辉。

  党是光辉的党。当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那句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正式成立了”时,多少华夏儿女为之感叹落泪。党带领亿万中国人民走向民主、奔向小康。看一看现在的生活水平,比一比曾经的吃穿住行,这是老一辈人想都不敢想的。党的光辉照万代,党的恩泽普万家。

  我们要坚决摒除党内异己分子,做一名纯粹的党员、一名合格的党员,时刻践行党的义务、实现党的最终目的,因为,这是中华儿女几代人的夙愿啊。

  稚嫩如我,讲不出太多实际理论,但我想说:让党的光辉抹去一切黯淡,更闪耀夺目吧!

相关新闻:
最新图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