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开放   更紧密  更具影响力
《民航管理》杂志社旗下网站

勇攀高峰 勇往直前
——西南空管局塔台管制室管制员攀登雀儿山

2012-12-10 10:15:36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:张楠 阅读:

  提起登山运动,人们会联想到险峻的冰封雪岭,艰苦的探险生活,这自然也少不了一张张朝气蓬勃的年轻面孔。无论是为了国家荣誉登山的年代,还是如今为了实现人生价值而攀登的环境,青年都是我国登山事业的重要力量。所以这次攀登活动,也是西南空管局塔台管制室开展“青年文明号”创建活动的一部分。登山还能让我们在艰难和险境中,把内心深处的潜能释放出来,使我们懂得什么是挑战、责任与坚持,这无论对于日常生活还是管制工作,都是毕生受用的。国内登山运动蓬勃发展的同时,民航系统也涌现出了许多代表人物。东方航空员工袁玮,登顶过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;深圳航空机长李斌,登顶过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,他们在实现个人理想的同时,也展现了现代企业自己的文化和精神。

  雀儿山,矗立于青藏高原东南部沙鲁里山脉北段,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境内,藏语叫“绒麦俄扎”,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山峰。雀儿山主峰山体高大,地型多变复杂,在国内山峰中也首屈一指。其主峰6168米,周围20多座5000米以上的群峰,更惊现巍峨壮丽,突兀云霄。此次攀登,我们队伍共计18人,其中来自全国各地的攀登队员11人,藏族协作队员7人。根据海拔高度和距离,共建立了四个营地,分别是Basecamp大本营(4050米)、Camp1(4850米)、Camp2(5350米)、Camp3(5750米)。

  2012年8月5日,轻装徒步3小时进入玉隆拉措BC大本营,两驮包的装备由马匹运输至BC,进行为期两天的高海拔适应,同时清点整理个人装备,了解线路难点和注意事项,做上升、下降、过保护站等技术培训,熟悉攀登队长和协作队员。通过两日调整后,我血氧饱和度达到80%以上,状态良好。7日开始正式攀登,沿着峡谷经过林地草坡,一路上升到达4850米的雪线平台C1营地。BC至C1约4小时,上升800米。8日开始进入冰原地带,冰川暗藏大大小小的冰裂缝,所以需要穿戴高山靴、冰爪、安全带等技术装备结组行进。在经过冰川雪原、40-50度的冰雪陡坡、乱冰区,行进约6小时后,到达C2营地。这时有两名队员出现比较严重的高山反应,一人呕吐不止,一人出现幻听,血氧饱和度不及50%。为了安全起见,避免急性高山病的发生,两人由1名协作带领下撤。当天我的状态也不大好,血氧69%,心率124,伴随头疼。9日进入雪线地带,连续行走数个大雪坡,上升约400米,达到一个平台。然后向右横切,通过3段铝合金梯子,越过冰裂缝,到达C3营地。傍晚时分,吃过晚饭,清点好次日冲顶所需要的装备,早早睡下。此时我血氧回升至72%。

  10日凌晨2点起床,大约只睡了4个钟头。穿戴好装备,正式向顶峰发起冲击。凭借头灯的点点光芒,在凛冽的寒风中缓慢前行,翻越一个又一个的冰雪陡坡,3小时后到达顶峰下方的大冰壁。大家做短暂休息,补充能量,为最后冲刺做准备。大冰壁高70米,倾斜角70度,是最后也是整个攀登过程中最大的难点。每踢三次冰,挥一次冰镐,就需要停下来大口呼吸。在自己喘气和心跳的声音中埋头踢冰,突然听到协作叫我名字,“加油!加油!马上到顶了!”这时我才意识到终于快攀完这段冰壁,再顺着山脊向上攀25米,便是顶峰了。6:26,在漫天飞雪中,迎着天边的第一缕曙光,我登顶了雀儿山海拔6168米的主峰。这时协作抛洒风马,念诵经文,对我登顶表示祝贺。后面的队员陆陆续续都上来了,总共6人登顶,大家相互拥抱祝贺。随后是长达11个小时的漫长下撤。这时天已放晴,不时回望主峰,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 

  这次攀登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准备,无论是装备、体能,还是心理方面。坐在大本营的折叠椅上,在柔软的夕阳中静静地遥望着顶峰,尽管脚被高山靴磨破,手指甲缺乏维生素开裂,面部被阳光灼伤,冰雪融水引起胃部不适,不能洗漱,瘦掉3公斤体重,但是比起登顶成功的喜悦这都算不了什么。

  感谢西南空管局管制中心、塔台管制室对此次雀儿山攀登活动的支持和理解,感谢登山队中所有修路、运送物资的协作队员以及大本营的后勤保障人员,感谢我的家人和朋友对我长久以来的关爱。

  我会继续攀登,因为山在那儿,不曾远离。

相关新闻:
最新图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