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开放   更紧密  更具影响力
《民航管理》杂志社旗下网站

“大隐于市” 秋日阳光中的国子监

2012-12-6 10:24:22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:袁飞 阅读:

  因为公出原因,暂留在北京,踏着秋日的阳光,我去往国子监。

  从拥挤的地铁口出来,就看到雍和宫高大的屋顶闪着金光,黄瓦红墙外是车水马龙的大街,熙来攘往的行人,香火缭绕淹没不了城市的喧嚣;转过一个牌楼,即走进了国子监街,刚才的嘈杂瞬间被不客气地拦在了外面,历经沧桑年华的国子监,“大隐于市”,从容的讲述着七百多年来的过往云烟。

  国子监街是一条元大都时期遗留的,北京仅存的建有四座牌坊的古建街。街道两端的两座牌坊题名为“成贤街”,是这条古街的旧称,街道中段的两座牌坊题名为“国子监”,是太学的标志。作为天子太学、古朝的最高学府,始建于元代沿用至明清两代的国子监和孔庙,遵循 “左庙右学”的传统规则坐落在古街之上。对中国古代无数莘莘学子而言,十年寒窗,金榜题名,赞襄朝政,建功立业,这条街是做梦都想踏上的。现在的国子监街,小小胡同,槐荫夹道,牌楼矗立,古风犹存,当之无愧为北京最美街道之一。漫步在这里,现代与传统相融合的闲适气息扑面而来,两边的店铺有着老北京的味道,古香古色的让人体味遗留的文化神韵。阳光在槐荫里跳跃,凝望着淡雅朴素的牌楼,不由得放慢呼吸,默然遐想,七百多年来,这条街曾目睹过多少异乡学子的悲喜?斗转星移,又有多少变化?

  沿着树荫我由东向西缓缓而行。见个大门买票就进,进去才知道是孔庙,阴错阳差的倒符合了过去学子的流程,先拜祖师,再习功课!孔庙是元、明、清三代皇帝祭祀儒家创始人、至圣先师孔子的场所,三进院落。作为皇城内最重要的官方祭孔场所,地位显赫,明清帝王及民国政要,都时常参拜祭奠,彰显尊孔的风尚,据说北京近几年的高考状元也来此地祭拜。跨过先师门,就看到孔子的塑像,双手捧在胸,好似仍在讲述何为“儒家的中庸思想”,如何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。在他边上,198块进士题名碑静静摆放着,上面密密麻麻刻着51624名进士姓名,汇聚元明清三代的优秀毕业生,很多字迹都模糊了,仔细看看旁边的说明牌,发现了不少如雷贯耳的名字,像于谦、袁崇焕、纪昀、刘墉、林则徐、李鸿章……,想到我今天所来之处就是这些响当当的人物当年所在,恍然间感觉穿越了历史。

  穿过大成门,就是大成殿。清朝康熙皇帝御书“万世师表”,诏挂在殿梁上。殿前一株古柏,虬枝老干,浑身裹满鳞甲,裸露的盘根骨节分明,像一只巨爪牢牢地攫着大地,枝叶繁茂。当年严嵩中进士后去朝拜孔夫子,竟被此柏毫不留情将其帽子勾落地下,人们遂念此柏有先知,称之为识奸柏。其实树哪里有识奸的本领,不过是人们将美好的愿望附丽于此了。大成殿内,一群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,虔诚的对孔子排位顶礼膜拜。我们祭拜孔子,是尊崇他的思想,学习他的精神,他是思想家,是教育家,是圣人圣贤,尊礼重教之风德,古往今来,概莫如此。鸟鸣树绿,静谧安然,回望古院旧宇,古今疏离淡泊又似曾相识。

  孔庙和国子监之间有一个长长的夹道,内有十三经刻石碑共189座,包括:《周易》、《尚书》、《诗经》、《周礼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尔雅》等共63万余字,蒋衡花费十二年的时间书写而成,因刻于乾隆时期故被称为“乾隆石经”。游走在石碑之间,想到刚刚看过的那些进士题名碑,我想文化之基因,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一首诗、一部史、一个人,都是传承的载体,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些传承,才使那些人身怀使命感,心系苍生,有所作为吧。

  国子监是明清时期中国最重要的教育机构和教育监管部门,承担了七百多年来科举制——中国社会最为行之有效的下层社会与上层社会沟通方式的正常运转。进来的第一感受是恢弘雅静。迈过太学门,看到了三间四柱七楼庑殿顶式的琉璃牌坊,正面额书“圜桥教泽”,阴面为"学海节观",均为皇帝御题,彩画华美,是北京唯一不属于寺院的琉璃牌坊,唯一一座专门为教育而设立的牌坊。一群游客围在一个导游边上,听他绘声绘色讲述琉璃牌坊的中门只有皇上和状元才能走,正所谓“十年寒窗苦,一朝跃龙门”。眼见这些人几乎没有细细端详这个精美的牌坊,就一字排开,带着虔诚的表情纷纷跟随导游作跳跃式的走过了牌坊,联想到现在的高考,真真可怜天下父母心!过了琉璃牌坊向内走,就来到了壁雍,这是国子监的中心建筑。辟雍是古代的一种学宫,本为西周天子为教育贵族子弟设立的大学。取四周有水,形如璧环为名。环水为雍(意为圆满无缺),圆形象辟(辟即璧,皇帝专用的玉制礼器),象征王道教化圆满不绝。它建于中轴线中心一座圆形水池中央的四方高台上,四面架设精致的小桥横跨水池使殿宇与院落相通,象征天元地方。乾隆皇帝之后,每逢新帝即位,都要来此做一次讲学,以示中央政府对高等教育的重视。庭院两廊排列着二厅六堂,体现着中国建筑的对称美,是学生们上课和管理的地方。

  在充满儒家文化气息的国子监院落漫步,别有一番滋味。两旁的槐树安静的不动声色,空气里有一种凝重的味道。我找个背风的地方坐下来,伴着树影儿和屋影儿的轮转,抛下平日难缠的烦恼,沉淀自己的心绪,想象着如从前的学子们一样听课,认真的端详着这个庄严的建筑。“辟雍”两个字为乾隆手书,金边蓝底的牌匾环绕着九龙,装饰极为精美。都说科举制摧残了人性,限制了创造性思维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“顺民”。但此时此刻我想,科举制度也是开放报名、公平竞争、择优录取的考试制度,至少它否定了“身份社会”,确立了“唯才是用”的一种相对公正、公平的竞争激励机制,“男儿欲遂平生志,六经勤向窗前读”,这种人生修炼的过程,时至今日仍在继续。

  走出国子监和孔庙,恍如隔世一般有些眼花缭乱,天空湛蓝高远,槐树亭亭如盖。时间从这条老街上经过时,大概放慢了脚步,慢得仿佛静止了……望着那些饱经风霜,阅尽兴亡的殿宇厅堂,不由自主地感叹于我们和我们的文化就象那一株株古树——根深植在泥土里,叶相触在云里,一起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,共享雾霭、流岚和虹霓!

相关新闻:
最新图片: